“公司變合伙”,引發了25億元補稅風波~~~

                      2023-04-14 17:30:57 財貓云 閱讀

                      2023年3月21日,同花順員工持股平臺需補繳稅款25億元的新聞引爆網絡。3月27日,同花順召開說明會,就涉稅事項做出的一系列回應使事件熱度再次攀升。同花順員工持股平臺補稅風波因何發生,應否補繳25億元巨額稅款?本文對該事件的發展脈絡進行梳理,并解析其中的稅務問題。


                      一、事件脈絡:“公司變合伙”引發25億元補稅風波

                      (一)同花順員工持股平臺跨地區“公司變合伙”
                      浙江核新同花順網絡信息股份有限公司于2009年在深交所上市(股票代碼:300033),是國內第一家互聯網金融信息服務行業上市公司。本次身陷補稅風波的,是同花順的員工持股平臺上海凱士奧信息咨詢中心(有限合伙)。
                      企查查等網站顯示,凱士奧成立以來曾多次變更工商登記信息,與本次補稅事件相關的,是其2020年3月遷往北京后,次月從有限責任公司轉為有限合伙企業,更名為北京凱士奧信息咨詢中心(有限合伙)。而在兩個月之后,凱士奧又遷回上海,更名為上海凱士奧信息咨詢中心(有限合伙)。
                      圖片
                      目前,凱士奧共有合伙人共有七人,均為同花順公司高管或核心技術人員。
                      圖片
                      (二)凱士奧收到通知書被要求補稅25億元
                      2023年3月20日,同花順召開年度股東大會披露,2022年11月,凱士奧收到國家稅務總局上海寶山分局《稅務事項通知書》,通知書提出,凱士奧“涉嫌在轉換組織形式的過程中未申報繳納稅款”,需補繳稅款25億元。
                      此前,同花順未就相關內容進行信息披露,此事項經媒體報道后,隨即迅速引爆網絡。
                      (三)同花順向清華北大法學專家咨詢論證
                      3月27日,同花順召開2022年度業績說明會,凱士奧補稅風波再次成為會議的焦點話題。同花順回應稱,這些年來,凱士奧出售股票所得,只有3億多元,遠遠少于要征的稅額和滯納金,幾個月來,同花順與稅務機關積極溝通,同時向北大、清華等權威法學專家進行了咨詢論證。
                      據同花順所稱,專家認為中關村改革創新的“轉換”行為不適用財稅(2009)59號文,即使要按59號文執行,也沒有執行的可能性。
                      圖片

                      二、焦點解析:凱士奧為何“公司變合伙”?是否應申報納稅?

                      同花順員工持股平臺補稅風波中,公眾所關注的焦點問題無非凱士奧為何要“公司變合伙”,凱士奧究竟是否應申報納稅,補稅風波接下來將如何收場。接下來,本文對這三個問題一一展開分析。
                      (一)同花順員工持股平臺為何要“公司變合伙”?
                      實務中,存在不少上市公司將持股平臺由公司轉變為合伙企業的案例,該種組織形式的變化,主要是出于降低稅負的考慮。
                      根據稅法的規定,公司與合伙企業在所得稅方面存在較大的差異:
                      有限公司轉讓股票需要繳納“兩道稅”,即就股票轉讓所得繳納25%的企業所得稅,在對自然人股東再分配時,再征收20%的“股息、紅利”個人所得稅。由此,有限公司股票轉讓的所得稅綜合稅負達到40%。
                      合伙企業轉讓股票需要繳納“一道稅”,即合伙企業按照“先分后稅”原則,合伙企業層面無需納稅,僅自然人合伙人需按照經營所得,適用5%~35%的五級超額累進稅率繳納個人所得稅。由此,合伙企業股票轉讓的所得稅綜合稅負最高也未超過30%,低于有限公司的稅負。
                      以持股平臺轉讓無限售條件股份獲得100萬收益為例,在不考慮成本費用的情況下,有限公司和合伙企業的納稅情況如下:
                      圖片
                      同花順2020-041號、2021-017號等公告顯示,在凱士奧將組織形式由有限公司變更為合伙企業后,凱士奧股東在不斷減持無限售條件股份,由此,凱士奧作為同花順的員工持股平臺,其“公司變合伙”的原意應該是為了給減持股票時降低稅負鋪路,而因此引發25億元補稅義務則可能是一場“意外”。 
                      圖片
                      (二)同花順員工持股平臺“公司變合伙”是否應申報納稅?
                      1、“公司變合伙”發生公司注銷和合伙設立兩個事實
                      在工商層面,“公司變合伙”通常需要經過公司的注銷登記和合伙企業的設立登記兩個步驟。而有些地方曾出臺一些政策,允許公司不經注銷,直接變更為合伙企業。
                      圖片
                      當前,“公司變合伙”如何變更在中央層面沒有明確的法律規定,但是從法律事實角度看,公司到合伙的變化,發生了公司的注銷和合伙企業的設立兩個法律事實。因此,兩步走(先辦理公司注銷登記,再辦理合伙設立登記)實現公司到合伙的轉變應屬一般規則,直接變更則是部分地區為企業提供便利的特殊規定。也因此,前述新疆的兩份文件,其中一份已廢止不能再適用,另一份則被以不符合國家有關稅收政策和立法精神為由撤銷。
                      2、“公司變合伙”應視同企業進行清算、分配納稅
                      根據《關于企業重組業務企業所得稅處理若干問題的通知》(財稅〔2009〕59號)第四條第(一)款的規定,企業由法人轉變合伙企業的,應視同企業進行清算、分配,股東重新投資成立新企業。企業的全部資產以及股東投資的計稅基礎均應以公允價值為基礎確定。
                      根據這一規定,持股平臺由公司轉變成合伙企業,稅法認為發生了公司的注銷和合伙企業的設立兩個事實,這一認定,與工商管理的認定邏輯具有一致性,或者可以說稅務與工商的認定均以基礎的法律事實為依據。
                      在這一邏輯之下,持股平臺應將其持有的上市公司股票按照公允價值確定處置損益,繳納企業所得稅;將處置損益視為分配給員工,員工繳納個人所得稅。
                      據此,凱士奧完成“公司變合伙”組織形式變更當日(2020年4月30日)收盤價為119.34元/股,持股數量為5314.56.萬股(含有限售條件股份),公允價值總計63.42億元,按照59號文的規定,應繳納企業所得稅和個人所得稅合計約63.42×40%=24.37億元。本案《稅務事項通知書》雖尚未披露,但25億元稅款的由來應該大致如此。
                      (三)同花順補稅風波緣何發生,如何收場?
                      1、同花順補稅風波的原因分析
                      根據前述分析,凱士奧“公司變合伙”,其目的應是為股東減持股票降低稅負鋪路,但凱士奧并非原地“變身”,而是先遷移至北京,變更組織形式后,再返回上海。凱士奧這一跨地區舉動的本意,顯然是為了適用北京關于企業組織形式變更的有利政策,而這一政策的有利面,應該不僅僅是可以省去注銷、設立這一工商步驟這么簡單,關鍵還在于,凱士奧認為在北京變更組織形式,可以避免公司注銷清算產生的納稅義務。凱士奧的這一想法由何而來?
                      圖片
                      2021年6月21日,北京市市場監督管理局網站對咨詢問題“如何辦理有限責任公司變更為有限合伙企業”進行答復,該答復區分有限公司注冊地址,明確了不同的企業組織形式轉換政策:示范區內企業,可直接轉換;示范區外企業,先注銷后設立。對于這一政策,有人產生誤解,認為示范區內的有限公司無需注銷可直接變更為合伙企業,在此過程中也無需清算。
                      但事實是,《中關村國家自主創新示范區企業組織形式轉換登記試行辦法》(京工商發〔2010〕131號)第十四條規定,“公司制企業法人、合伙企業、個人獨資企業轉換組織形式的,應當結清原企業各項稅款,履行清算程序,并公告企業組織形式轉換?!?/span>
                      也就是說,雖然在工商層面,可直接將企業性質由公司轉變為合伙企業,但在稅務層面,公司仍然需要結清原企業各項稅款,履行清算程序。而凱士奧并沒有履行該義務,僅是直接在工商層面進行了變更。
                      在3月27日的說明會中,同花順提到,“從誠信政府和當事人信賴的角度,在企業轉換登記前未明示征稅而在事后對當事人課以納稅義務,不符合法治政府基本要求”。同花順管理層也曾對媒體表示,如果稅務機關一開始就明確在中關村完成企業組織形式‘轉換’必須視同清算征稅,我相信基本上不會有企業去響應這項改革創新?!?/span>
                      由此可見,同花順補稅意外的發生,應該是因為同花順管理層對政策的理解發生了偏差。而從同花順說明會的上述說法看,該偏差的發生可能與工商、稅務等部門未清楚釋明政策有關。
                      另外,凱士奧未申報納稅,卻能夠完成“公司變合伙”,也反映出工商和稅務管理的脫節:工商層面通常不以相關納稅申報材料作為申請變更登記所必須的提交材料,由此在工商變更時,稅務不能及時進行稅收監管,企業不申報納稅也能完成工商變更。這也是凱士奧在完成“變身”后才收到補稅通知的原因。而如果在“變身”時即被通知要為此繳納25億元稅款,補稅風波也不至于發生。
                      2、同花順補稅風波的解決路徑
                      基于凱士奧“公司變合伙”的事實已經發生,按照財稅〔2009〕59號文,稅務機關需要依法追繳稅款,但凱士奧不愿補繳稅款,即使愿意補繳,目前可轉讓股份價值也低于補稅金額,凱士奧無法籌集足夠的資金補稅。
                      圖片
                      接下來,同花順應如何解決補稅風波,行業內提出了以下幾個路徑:
                      (1)對59號文提出合法性審查
                      主要觀點:第一,59號文規定的是企業轉變組織形式即征稅,違背《企業所得稅法》《個人所得稅法》中有“所得”才交稅的原則。第二,59號文的用詞是“轉變”,并非上述中關村政策中的“轉換”?!稗D變”與“轉換”不同,我國任何財稅法規均沒有對企業組織形式“轉換”征稅的規定。
                      (2)以信賴利益保護原則抗辯
                      主要觀點:凱士奧變更組織形式時,工商、稅務部門未告知要進行清算、納稅,凱士奧在工商變更過程中沒有過錯,系基于對公權力機關的信賴完成工商變更,應對其信賴利益予以保護。
                      (3)與稅務機關討論清算收入
                      主要觀點:根據59號文的規定,企業清算的所得稅處理要求資產按可變現價值或交易價格來確認資產轉讓所得和損失,在“公司變合伙”過程中并無實際成交價格,因此僅能按可變現價值來計算稅款??勺儸F價值是否等于上市公司而當日股票的市價,存在討論空間。
                      (4)向稅務機關申請納稅遞延
                      主要觀點:59號文是企業所得稅的相關規定,在59號文中規定的擬制交易分配涉及個人時,個人所得稅法并無配套的規定。納稅人沒有獲得現金分配,也就沒有納稅能力,可參照適用納稅遞延的相關規定。
                      以上四種路徑,前兩種從法律和事實角度對應否納稅進行抗辯,后兩種從稅額、納稅時間角度尋求解決方案,但四種路徑各自面臨著可操作性不強、法律依據不明等困境。補稅風波如何收場,無論對同花順而言還是對稅務機關而言,都是一道難解謎題。

                      三、事件啟示:股權激勵應做好全面、縝密的稅務安排

                      同花順員工持股平臺因組織形式轉變而導致深陷稅務風波,無論員工還是同花順,都受到不同程度的影響。正如同花順董事長易崢就記者的提問的回復所說:“有關單位告知我們有刑事(責任)風險?!薄鞍凑斩悇諜C關的規定,凱士奧在想方設法籌集資金交稅。但由于征稅金額巨大,在大部分股票尚未解禁并出售的情況下,凱士奧無力承擔,面臨立即破產的風險?!?/span>
                      持股平臺的選擇只是股權激勵稅務籌劃中的一部分,而且對于不同目的的持股平臺來說,合伙企業形式并非一直是最優選擇。員工行權時該如何繳納個稅?員工用持股平臺減持能否適用遞延納稅政策?員工對外轉讓持股平臺份額能否適用“轉讓財產所得”項目繳納個稅,對內轉讓份額是否可以免繳個稅?有一系列的問題需要在設立初期被考慮到。否則可能因一招不慎就面臨滿盤皆輸的風險。建議企業在引入股權激勵前期,做好全面的稅務評估及稅務合規安排,以減少后續涉稅風險的發生。

                      ————

                      【晶晶亮讀后感】

                      上海的公司遷往北京,次月轉換為合伙企業,隨后遷回上海。為什么要大費周章呢?很顯然該企業是知道“公司轉合伙”會涉及納稅問題,特意做了這么一個稅收籌劃安排。

                      稅收政策規定并沒有因地域不同而有所區別,有區別的是北京中關村示范區的工商管理和稅務管理之間有些脫節,導致了未征稅而變更登記的后果。

                      同花順提到“從誠信政府和當事人信賴的角度,在企業轉換登記前未明示征稅而在事后對當事人課以納稅義務,不符合法治政府基本要求”。

                      通俗來說,同花順認為,因為市場監督管理局沒有查驗稅票,所以稅務機關就不應該對該業務征稅,這樣的神邏輯我也是服了。

                      我猜想,在補稅風波出現前,相關人員一定會很得意,通過簡單的遷移,輕松省下25億元的輝煌戰果,也想必會掙得盆滿缽滿。但實際上,這些成果不過是一個個未爆的地雷罷了。





                      版權所有 @ 2015 蘇州財貓云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蘇ICP備14039661號-2 |手機版
                      台湾佬中文网|欧美日韩国产丝袜在线二区|美女又黄又免费的视频|国产免费午夜福利在线播